X冷淡。King

不会写段子的画手不是好学生(buni)
咱杂食,主食APH里米英,米洁癖,all英
火影鸣佐,鸣洁癖,all佐

今天的berserker也因为太长而被不想写呢嘻嘻XD

【APH 米英】如果你喜欢

亚瑟中心向
略英米



雨下的很大。

亚瑟漠然地看着拿着枪指着他的阿尔弗雷德。

也许并不漠然,可演技精湛的亚瑟还是尽量装出了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
就好像面前的人不是他用心疼爱的孩子,也好像他对阿尔弗雷德做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。

他无法理解阿尔弗雷德做出这样事情的缘由,但却想象的出来,无非就是什么“自由”,“正义”之类的,于是,他理所当然地听见阿尔弗雷德开口:

“对不起,英/国,我果然,还是选择自由。”

你瞧,这个孩子最后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叫。

原本做出了很多心里建设,自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应对这一场景的准备的亚瑟,眼眶里突然涌出一种陌生而熟悉的咸涩液体。

也许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话语,仅仅因为这个人。

这是个他用心热爱的孩子,这是他难以忘怀的日子,这是片他乐意保护的土地。

出人意料的是,亚瑟选择妥协。

从今天起,你不再是我的阿尔弗雷德,我也不再是你的亚瑟。

从此,你是世界的阿美利卡。
从此,我是世界的英吉利斯。

如果这是你想要的,我会奉上一切。

END





sd向真 结局

后来的某一次世界会议结束后,阿尔弗雷德把亚瑟单独约到花园,装作没有看见埋伏的本田菊、湾娘、伊丽莎白、弗朗西斯、王耀等人。

亚瑟一脸懵13地看着阿尔弗雷德,完全不明白阿尔弗雷德这样做的目的。

“呐亚瑟,你看现在我们两国嗯嗯地位差不多了吧。”阿尔弗雷德以一种令亚瑟感到陌生的姿态认真地看着亚瑟。

“蛤?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俩地位差不多了?”亚瑟差点没一巴掌抽上去。

“……能别拆我台么。”阿尔弗雷德有点无奈,“我想说,现在我们俩平等了,你可以答应跟我交往么。”

亚:“我是你谁?”

这是一个看似完全不搭边的问题,当然事实上也完全不搭边。

A:“你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
亚:“不我是你爸爸。”

A:“那你答应跟我交往么6v6”

亚瑟最是招架不了阿尔弗雷德这副期待而又小心翼翼的表情,于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声:嗯。

“你说啥?我没听见,大声点?”

“我说nmb啊!”

“嘛嘛亚蒂我错了,你做的菜很好吃,明天我去你家蹭饭吧?”

“切,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,我就答应你了吧。”

然后这对新出炉的情侣就黏黏糊糊的走了,徒留剩下的人感叹:

阿尔弗雷德这家伙,为了讨好男朋友,这是连胃都不要了啊。

END

【APH 独伊/花夫妇】很短很短的短文

微亲子分,有ooc


路德维西最初对于这个番茄妖精是十分莫名其妙的。

快来个人告诉他这个一见面就开始求饶,听到英国的名字就开始逃命的家伙不是罗马帝国的后代。

快来个人告诉他这个连鞋带都不会系,在沙漠里煮意面的意面笨蛋不是他的(男)朋友。

快来个人告诉他,这个看见他就开始骂土豆混蛋,整日里都看他不爽的西班牙的童养媳不是他喜欢的人的哥哥。

【APH 独伊/花夫妇】很短很短的短文

微初恋组,就不打tag了

个人脑洞:路德维西其实就是长大的神圣罗马来着(无依据别信只是脑洞)



    费里西安诺等了神圣罗马很久,久到他搬了家,久到他遇见了路德维西。


    初次见面时费里西安诺就对路德维西抱有很大的好感,这点好感足以让费里西安诺忽略现下的局势,忽略路德维西是德意志——敌军的事实,跟着路德维西回家。


    费里西安诺一直觉得,路德维西和神圣罗马很像。但尽管最初他是因为这张脸和路德维西的气质才接近他,后来费里西安诺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(男)朋友却是因为——
    费里西安诺不能没有路德维西。